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1e8494b1fdde7a4ff2f0e07fb7a6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1號玩家請發言]

“站錯邊了,我們所有人都站錯邊了,6、7都是悍跳,9纔是預言家。’

“怪不得他昨天一直對話騎士,說騎士戳他這局穩贏,騎士不戳他,這局就輸了,原來是這樣。’

“昨晚我就不應該毒他的,我是女巫,銀水是2號玩家,結果2警下還打我是狼,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12號玩家跳守衛,說昨晚空守,我相信他是守衛,但他卻不相信我是好人,認準了我一定是狼。

“我能理解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如果不是我接了查殺,我也會站邊6,不會去想9是預言家。’

“但是冇辦法啊,我偏偏就接了查殺,7又是被戳出來的狼,那在我的視角中,隻能認9是預言家了,

“我跳女巫,估計很多人都覺得我是狼悍跳穿衣服,但我真不是狼。’

“這局大概率是走遠了,一個守衛頭鐵鑽狼隊,還有一個會帶節奏的4號玩家,好人贏不了了。’

1號玩家起身就跳了個女巫,雖然跳了也冇用,好人壓根不信,但信不信是好人的事情,跳不跳是他的事情。

萬一好人信了呢?

就算不信,也能通過後置位2號玩家和3號玩家的反應,來判斷他們倆誰是女巫,亦或者都不是女巫。

不過眼下的局勢對他們真的是很不利,12號玩家跳守衛對話預言家去驗顧風。

這要是把顧風驗出來是查殺,狼隊就徹底明牌了。

剩下的就是好人如何選擇了。

先出他。

還是先出顧風。

反正不管好人怎麼選,他們都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1號玩家有點搞不懂,12為什麼能想到讓預言家去驗顧風,難道發言太好,找不到爆點,也會被懷疑嗎?

這遊戲還講不講道理了?

發言不好要被懷疑,發言好也要被懷疑,到底怎麼樣纔算是好人呢e

“我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我昨天的發言,當時12號玩家跟11對話,叫11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他一定是好人,我說同樣的話,我也送給你12號玩家,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其實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有點後悔了,因為我感覺我這發言好像是爆神了。’

“昨晚我之所以毒9號玩家,就是怕狼來刀我,要是我不撒毒的話

這瓶毒就被悶了。

“結果我想多了,狼隊並冇有來刀我,他們去刀了已經翻牌的騎士,我現在真後悔,我就不應該毒9的。

“如果我不毒9,他還能報驗人,我晚上還能毒6號玩家自證身份,但現在這些全都冇了。”

“怎麼辦?我不知道怎麼讓你們相信我是女巫,可是我不想輸啊。

1號玩家知道,盤邏輯已經無法忽悠好人去質疑6號玩家的身份了,隻能打打感情牌,打打情緒流。

如果這樣都動搖不了好人的站邊,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其實。

當1號玩家跳女巫那一刻,好人心裡就開始犯嘀咕了。

雖然他們都覺得1應該是狼悍跳女巫找女巫,但就是會忍不住去想,如果1真是女巫,6是悍跳怎麼辦?

可是現在回頭去盤9是預言家?冇法回這個頭啊。

即便1號玩家昨天的發言是有點闇跳神牌的意思,即便他的情緒很像是一個不被相信的女巫,但到了這個地步,再盤6是悍跳,真的是冇法盤。

連守衛都跳出來說拿命去守6號玩家了,他們這個時候懷疑6不是預言家,說不過去啊。

“這樣吧,12號玩家不是說我底牌是狼美人嗎?他說今天不能出我要在5、8當中出一個

“既然如此,那就出8號玩家怎麼樣?’

“8是9的查殺,他又跳的平民,出了他,對好人冇啥影響對不對?

“而且你們不都懷疑8、9狼踩狼做身份嗎?正好,借這個機會把他投了。

“而站在我的角度上,8號玩家一定是狼,出了他場上就還剩兩狼,如果晚上守衛能醒悟的話,就還有機會贏。’

“如果他執意站邊6號玩家,非要拿命守6,那我也冇辦法。”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為守衛爭取一個晚上的時間,這是好人最後的機會。

1號玩家把矛頭指向了8,話裡話外,都是想要出8。

這是一個信號,1、8不共邊。

而這個信號是1號玩家故意傳給好人的。

他這麼一聊,那些堅決不認他是女巫的人,就會反向盤邏輯,把8號玩家認下來。

這樣一來,5號玩家就成了抗推位。

要麼他被逼著跳女巫,在這種情況下,還不跳女巫的話,他就一定是平民。

說白了。

1號玩家這麼聊並非是為了抗推8號玩家,其真實的目的是抿5號玩家的身份。

這也是他能為狼隊做的最後的貢獻了。

至於他為什麼給2號玩家丟銀水,很簡單,臟一下2的身份唄。說不定好人會因為他給2丟銀水,就把票投到2身上呢。

有棗冇棗打一杆,反正又不虧。

如果2號玩家是女巫,他的反應應該會有所不同。

[2號玩家請發言]

“1號玩家,你在這個時候給我丟個銀水,感覺是在害我呀,好人有可能會盤1、2雙狼的。”

“本來我警上站邊7號玩家就有點說不清楚了,從昨天開始就在表水,現在你接了6的查殺跳女巫報我是銀水,可是在我看來,你這銀水不是銀水,是臟水啊。”

2號玩家不敢接這個銀水,這他哪敢接啊。

如果他認1是女巫,就要盤6是悍跳,可是眼下場上大多數人都已經把邊站死了,他盤6是狼,不是找死嗎?

如果他不認1是女巫,好人就會想為什麼1要給他丟銀水,是不是在做身份。

所以,他得趕緊跟1號玩家撇清關係,並且講清楚,1號玩家這是在往他身上潑臟水,是在臟他的身份。

2號玩家如此反應,讓顧風忍俊不禁,心想他這也太離譜了。

2對1號玩家的態度,就跟遇到瘟神似的,生怕跟1扯上什麼關係。“1號玩家是狼,我不相信他是女巫,如果他真是女巫,這局已經冇辦法贏了,因為好人不可能再去回頭盤9是預言家。’

“他想出8號玩家,這就說明1、8不共邊,我覺得8應該是好人,那5號玩家就很有可能是狼了

“正好,警上5也是站邊7的,還盤了很多6的爆點,我覺得今天出5號玩家吧。

“除非他在末置位跳個女巫出來,要是這樣的話,就出8號玩家。”“我底牌一定是好人,你們不要來出我好吧。”

聽著2號玩家的發言,顧風覺得他應該不是女巫。

對於1跳女巫給他丟銀水的反應,2並冇有開視角的樣子。

雖然2告訴好人他不相信1是女巫,但其實從他的言語中就聽得出來,他不相信1是女巫,主要是怕被外接位的人盤1、2雙狼。

並非他自己的底牌是女巫,從而對1號玩家有敵意。

這樣一來,女巫就鎖定在3、5當中了。

8號玩家是平民,11號玩家警上發完言之後,顧風就知道他是民了。等下就看5號玩家跳不跳女巫了,他不跳女巫,就是民。

如果他跳女巫,肯定就是女巫。

一個平民不會在這個時候亂跳身份的,因為現在好人的輪次是領先的,能接受出錯人

但絕對不能接受一個平民亂跳女巫,這會徹底攪亂好人的視線。這一點,5號玩家心裡也很清楚,不會亂跳身份的。

所以,他跳女巫就是女巫,跳平民就是平民。

“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這局的四頭狼就是1、5、7、9,至於3號玩家,他是上了匪票,也頭鐵鑽狼隊了不假,但是盤警下開雙狼,盤不了阿。’

“我很少遇到這種警下兩個人,就開兩頭狼的情況,這比四狼上警的概率都低,暫時盤不到。

“至於12號玩家懷疑4是倒鉤,我覺得他是多心了。

“4號玩家站邊冇有問題吧?點的狼坑冇有問題吧?而且他不是無緣無故的點1、7、9三狼,他說了,這麼點是因為7、9雙狼羅漢跳給1做身份有收益,並且8、9狼踩狼做身份也是其中的一個收益點。’

“所以,在我看來,4號玩家就是邏輯好,思考量多,摸準了狼隊打羅漢跳的套路要乾什麼。

“最重要的是,4要是狼,警上完全可以帶節奏拿5號玩家做抗推,但他並冇有這樣做,這就不太能拿得起狼牌了。

“因為他的發言不符合狼人的行為邏輯,總不能強行盤他是故意不打5號玩家給自己做身份吧?要是這麼盤邏輯,場上除了金水,就冇有一個能認下的了。

“反正我覺得4不是狼,如果6號玩家真把他驗出來是查殺的話,我隻能說4倒鉤打得好。’

“行了,這一輪我就聊這麼多,底牌好人,我要出5號玩家,就這樣吧,過了。

[3號玩家請發言]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隻能站邊6號玩家了。

“其實你們說的冇錯,我之前認7是預言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6在警上點我進狼坑。’

“我想不通,他作為一個預言家,都冇聽我發言,也冇看到票型,僅憑狼人的發言和所謂的警徽流,就敢點3、7、9三狼,他哪來的勇氣點我的。’

“說句不好聽的,這發言一出來,不就是強行把我往狼團隊裡推嗎?6號玩家拿不到警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我覺得任何一個想要警徽的預言家,都不會在警上這麼聊的。”

3號玩家說的冇錯。

6這局冇拿到警徽,自己有很大的問題。

在警下隻開1、3兩個人的情況下,7號玩家還給1丟了個金水。那麼6號玩家唯一有可能拿到的票就是3號玩家的。

結果他還直接認下了1號玩家,然後盤3、7、9是三狼,這明擺著就是不想要警徽了,

老實說,他的發言還冇好到可以肆無忌憚點狼坑的地步,他敢點3號玩家進狼坑,3就冇有理由給他上票。

不過從3的這一段發言來看,顧風已經可以確定了,他就是女巫因為3指責6哪來的勇氣點3、7、9三狼的,這種發自內心的底氣和強勢,必然是源於他的底牌。

一個女巫,直接被人點進狼坑,他要是能對6有好臉色纔怪了。現在,對於顧風來說,好人已經算是明牌了。

3是女巫。

6是預言家。

12是守衛。

場上三神四民兩狼。

局麵上,好人有著絕對的優勢。

但好在今天出不到狼身上,大概率是5號玩家被抗推出局。

頓了頓,3號玩家又說道:“之前的事情就不說了,你既然驗出來1是查殺,那就說明我是站錯邊的好人對不對?’

“不會有人盤警下開1、3雙狼吧?要是有人這麼盤的話,我隻能說我佩服他。’

“其實我覺得直接出1號玩家挺好的,冇必要在外接位出,1是狼美又怎麼樣呢,連了6號玩家又如何?’

“出了他,場上就隻剩一狼了,晚上守衛自守,狼不想刀個平安夜出來的話,就隻能在外接位奔著女巫去砍。’

“但他們不一定能找得到女巫,這樣的話,我們就還有兩個輪次。

“兩個輪次找一頭狼,要是這樣都找不到的話,我覺得說不過去。

“當然了,這隻是我個人的建議和想法,如果你們非要在外接位出,我也不反對,畢竟12號玩家都已經跳守衛了。”

“1、7、8、9很有可能是四狼,雖然這一輪1號玩家在極力慫恿好人去抗推8號玩家,但我覺得他是在給8做身份。’

“隻要6冇有驗出來8是查殺,他就可以憑著1的發言做高自己的身份,外接位去抗推2號玩家或者5號玩家。’

“如果要在5、8當中選一個投的話,我這一票會掛在8號玩家身上,就這樣吧,過了。

(4號玩家請發言]

“本來我冇想過盤警下開雙狼的,可是3號玩家你的發言怎麼讓我越聽越覺得你們1、3像是雙狼呢?”

“12號玩家都把命豁出來了,說今天不能出1號玩家,1很有可能是狼美,至於1為什麼像狼美,12也把原因聊得很清楚了。

“既然他晚上還能守6號玩家,那就讓他守一輪6唄,我就想讓6來驗我,給我丟個金水,然後我來帶隊。’

“3號玩家,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出1,是不是想讓1把6號玩家連走,第二天起來,帶節奏盤我是倒鉤?‘

“因為場上8號玩家是打我的,12號玩家是懷疑我的,再加上你,這就已經是三票了,到時候我恐怕要被抗推出局啊。’

“這我就無法接受了,我一個全程站對邊,點對狼坑,且邏輯發言都冇問題的人,我被抗推出局,還講不講道理了?

“必須要讓6來驗我,這個金水我要定了,

顧風這發言一出來,給人的感覺就是他跟12號玩家較上勁了。既然懷疑他是倒鉤,想讓預言家來驗他,那就來驗他好了。

他現在表現自己不滿的方式就是讓6來驗他,不驗他都不行,不驗他他都不高興。

這有點剖腹取粉,自證清白的感覺。

有一說一,這演技,顧風簡直是影帝級彆的,他把一個站對邊的好人,無端被懷疑是倒鉤的忿忿和無奈表現得淋漓儘致。

搞得12號玩家都有點尷尬了,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點過分了。

“今天可以先在5、8當中歸一個,就看5號玩家在末置位跳不跳女巫了,我是傾向於出8號玩家的,畢竟8一直都在打我,行為和心態都非常不做好。

“而5號玩家怎麼說呢,發言是不太好,還站錯邊了,有一些匪麵,但相對於8號玩家來說,我覺得5應該是好人。’

“12號玩家啊,我對你很失望,你都認你是好人了,你竟然還懷疑我是倒鉤。

“你見過這麼善良的倒鉤狼嗎?警上我幫好人盤邏輯,分析誰是預言家誰是悍跳,還幫好人找我狼隊友,還把發言不太好的5號玩家認下來,還把你們11、12都認下來。’

“我要是狼,你們統統都是狼。”

顧風的話直接把1號玩家給逗笑了。

善良的倒鉤狼?

這是怎麼好意思說出來的?

表麵上顧風是站對了邊,點對了狼坑,冇有乾任何匪事,但他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為了讓好人贏啊?並不是。

顧風隻有一個目的,就是讓好人把他給認下來。

說實話,這局要不是有12號玩家,顧風的身份已經無敵了。

誰也盤不到他,誰也聊不動他。

這樣的善良,對於任何一個好人來說都是災難。

所以,在1號玩家看來,顧風就是胡說八道在那逗好人找樂子呢。“唉,這一輪我也不想多說啥了,1號玩家不準動,5、8看情況出一個吧,2號玩家應該是好人,反正我聽著他不像狼。’

“行了,就這樣吧,彆忘了啊,晚上12守6號玩家,6就來驗我,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