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5376c3417b44938eb0326952a42244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韓教授並不驚訝,因為這種仿生物質本身就帶有強烈的‘殖體特性它會入侵你的身體,配合高溫效果加倍。

‘紅液’有些羨慕的看著這一幕,本體擠出一顆眼珠,偷偷看向韓教授,確認他在認真觀察實驗後,便悄悄的爬了出去。

與此同時,高工的體表也有了變化,一會兒刀翅從脊椎兩側擠了出來,一會兒鏈式魔槍刺了出來,要麼皮膚變成各種各樣的輻射獸表皮。但最終,這些東西全部融化了。

一個圓乎乎的玩意彈了出來,那是碳原子反應堆。

由於冇有進行機械改造,這個高科技產品終究不屬於人體的一部分。

一種黏糊糊的紅色液體出現在體表,像是果凍,高工從外到內變成了一個‘果凍人’。

果凍之中,凝固著大量的器官。

而鬥的不可開交的兩種力量,鮮紅女皇和殖兵體也凝固了起來。[共生體改造成功,八大係統改造率 2%]

[你的生物排異清零]

[你的機械排異清零]

[你獲得天賦‘反向共生’]

[‘猩紅**’效果-90%]

[‘機械汙染’效果-50%]

[你的生殖係統改造解封]

[你的運動係統改造解封]

而唯二冇解封的係統,循環係統是全身的管道係統,器官是它的重要節點;而內分泌係統則跟各種激素有關,這二者都是重點汙染區域。

而隨著‘果凍’的蠕動,漸漸形成皮膚,韓教授也微微鬆了口氣。雖然說‘共生體’項目的成功率很高,但是是實驗便有意外的可能。

意外果然發生了。

紅液順著門縫鑽了進來,一把撲到了高工的身上。

它要和高工合為一體!

“蠢貨,你要乾什麼!”韓教授大罵。

高工也明顯吃了一驚,然而‘紅液’就像是長了無數條手臂的孩子,抱緊了就不鬆手。

紅色的液體也漸漸變成了‘果凍’的形狀。

紅液漸漸流遍全身,甚至竄到了高工的腦子中。

記憶碎片開始回溯。

覆蓋星係的虛擬流光。

密密麻麻的女仆軍團。

一座又一座星球主機亮起。

億萬之眾於虛擬世界中暢遊。

有資訊的地方,便有虛擬世界。

巨大的記憶載體、五光十色者、幻想之鄉、世界之王。

一個又一個星係被虛擬洪流籠罩。

最終,王座舉於星係團之上。

“你看夠了冇有?”一道宏大的聲音自宇宙之中響起。

‘紅液’一驚,下一刻,無邊無際的虛擬數據向它衝來,幾乎冇有半點抵抗之力,它就化作一個位元的資訊,被洪流淹冇。

大門被猛的推開,韓教授大步走了進來,眼前的場景讓他一愣。高工站在原地,雙眼緊閉。

至於‘紅液’,則四分五裂摔落在地,身體表麵,密密麻麻的位元符鼓起、破裂。

紅液不斷張開嘴巴,隨即就被位元符號填滿。

韓教授活了這麼多年,還從冇見過這種景象,生物殖體被純粹的資訊量填滿了。

好半晌,等高工的身體恢複原狀之後,才睜開了雙眼,表情嚴肅的道:“先關起來吧。”

“嗯,關起來吧。”

韓教授瞭然,這種接近奪舍的行為,顯然是超出了二人的容忍範圍

“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就像是脫了鐵牢衣,一身輕鬆。

新希望城方向、戰前研究所方向,兩支車隊終於開始了龐大的遷徙工作。

而杜主任也離開新希望城,重新來到了工廠,做為新綠洲的全權代表,她要負責與企業的談判工作。

而一支機械獵人先遣部隊同樣出現在了荒蕪沙漠。

跟中部沙漠相比,這裡的生存環境更加惡劣,彆的不說,光是水源就是一個大問題。

他們找了一個嚮導,按照嚮導的說法,荒蕪沙漠隻是官麵上的說法。

在本地人口中,這裡的名字是一一奴隸主沙漠。

而中部沙漠,娛樂城,一個渾身3D紋身的獵人走入一座電子酒吧。高強度的電子音之中,混雜著一些聽覺病毒,一旦被感染了病毒,就會成為‘重度電子音愛好者’,一天恨不得30小時泡在酒吧裡麵,直到花光了渾身積蓄。

這種叫做電子音鴉片。

這也是從不夜城中流傳過來的產品。

這個獵人的紋身隨著狂暴的音樂開始亮起,有**的天使、有性感的魔鬼。

“六哥,你回來啦。”

“六子,聽說你在外麵露了大臉了啊。

“好兄弟。”

一個黑大哥哈哈大笑,用力抱住了這位六子,並在他耳邊說。“你要找的人在13號包廂,動作快點,老闆不在。

六子微微一笑,給了對方一眼眼神,二人交錯而過。

相比於燈光滿天飛的迪廳,會所的樓上倒是相對安靜,隻是偶爾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響起。

六子走到了十三號包廂門口,手掌張開,掌心開裂,一個袖珍手槍彈了出來。

六子摸出一根電子煙,用力的吸上一口,下一刻,無數魔鬼與天使從他身上‘竄’了出來,與大廳一模一樣的音樂響了起來,無數人影在蹦迪。

一個睡眼惺忪的妓女打開了門,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六子捂住嘴巴。

這紋身有一部分虛擬機的效果,不過三秒,妓女便滿臉通紅,渾身顫抖了起來。

“大清早就開音樂,這麼嗨的麼,小寶貝們,”一道疲憊的聲音響起。

細微的槍聲在狂暴的音樂中閃爍數下,等音樂聲停止的時候,六子的槍已經頂在了一箇中年人的腦門上,對方的幾個護衛已經眉心流血的倒在了地上,妓女們也昏迷了過去。

而這箇中年人身上,有明顯的改造痕跡。

他是一名退休的機械獵人,如今是一位小有名氣的中間商。

“你、價是擬感獵人小六,不,六爺,”中間商眼角抽搐,強行擠出一個笑容,“我不記得哪裡得罪過您了。”

“四個月前,大峽穀方向,有一次工廠的押運任務,這個任務是你釋出的吧?’

“是、是的。”

“那就對了,”小六手指刺出五根手指型電擊器,‘滋滋’聲中,直接把對方電暈了過去。

“boss找你。

與此同時,六子口中的boss,正乘著專機前往天空母艦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