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郵儲銀行的事情處理完了,下一步肯定是盤古科技。盤古科技的股東們都在海港,這個事情很難猜麼?”彭海滿臉狐疑看向陳文澤。

這下子倒是讓陳文澤哭笑不得,看來彭海這些年長進很大啊!

就通過郵儲銀行順利成立,彭海就能想到自己馬上要去海港,這份心思已經非常細膩了。同樣的,這也給陳文澤提了個醒,彭海能想到這一點,是不是意味著其他對自己有想法的人也能想到這一點呢?

“海港之行是必須的,就在剛剛我已經把執行團隊定下來了。”陳文澤歎了口氣,不管怎麼說,有彭海在,他心裡要踏實太多太多。

彭海點了點頭冇說話,生意上的事情他幫不上什麼忙。

尤其陳文澤這種生意,動輒幾十億,甚至這次是上百億的併購!

有些時候就連彭海都想不明白,陳文澤的錢已經足夠他甚至是三代人花了,為什麼還這麼拚,到了他這個地步,錢真的就是個數字。

“嗯,你去哪,我去哪兒。”彭海的話仍舊簡單而平凡。

可這這話聽到陳文澤耳邊,那就又是另一回事兒了。他上前一步,輕輕拍了拍彭海的肩膀,一切儘在不言中。

既然決定去海港,陳文澤第一時間撥通了霍喬遠的電話,得知陳文澤要過來,霍喬遠馬上就想明白陳文澤的來意。郵儲銀行的事情已經結束,陳文澤這次過來,絕對是盤古科技要有大動作了!

“時間定下來通知我,我安排人去接你。”霍喬遠笑道:“正好安安回來了,你們也有陣子冇見麵了吧?這丫頭前幾天還說去鵬城找你呢,可聽說你去燕京參加會議,這纔沒過去。”

陳文澤一陣頭大,霍喬遠怎麼想的,雖然自己和方子涵的事情是秘密,可誰不知道自己已婚?就算相比霍家來說朱瑾的情況差了很多,可以霍家的實力,也不可能強行把女兒給塞過來啊…

“好,那我定好時間提前通知您。”陳文澤苦笑一聲,不管霍喬遠打的什麼主意,這趟海港之行還是必須要走的。

與此同時,盛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大會議室內人頭攢動,總裁馬騰正在召開高級彆會議。在會上,馬騰針對盛源麾下產品目前所存在的問題做了係統性的總結,並對症下藥提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案。

這一步也為盛源的高管們提了個醒,這些日子盛源的領導層們很飄,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如今盛源發展的越來越好,簡直可以用如日中天來形容,固定用戶已經突破了七千萬大關!

要知道如今整個華夏會上網的一共纔多少人,七千萬這個數據放在後世可能不算什麼,可在2000年的今天,絕對堪稱是爆炸。

隻要是網民,三個人中就會有一個使用盛源麾下的產品。

非但如此,盛源的充值業務如今也是搞的紅紅火火。

前世大家熟知的各種顏色的鑽石業務全部鋪開,盛源的流量變現手段也是讓國內乃至是海外的一眾互聯網大佬們連呼可怕!

在這種情況下,馬騰提出的這份整改計劃書,幾乎讓盛源所有中高層領導們後背冒汗。在這種時候馬總能站在其他的角度,發現盛源存在的問題,單單這份眼光和能力,就絕對值得所有人佩服…

“大家也不要給我臉上貼金,如果不是陳總,怕是我們栽跟頭後才能醒悟。”馬騰可不敢居功,再說了現在會上的都是公司的中高層乾部,對於陳文澤的存在每個人都非常清楚。

之前盛源內部有些怨言,尤其是原馬騰一係的人。盛源現在的吸金能力是何等的恐怖,就這麼看著自家白花花的銀子被陳文澤分走,很多人心裡都不怎麼痛苦!

在大家看來,陳總一年都不怎麼來公司,雖然是公司最大的投資人,可這個股份占的太多太多了。

冇錯,就是憋屈,每個人心裡都感覺到有那麼一絲濃濃的憋屈!

在這個時候,馬騰拿出的這份整改方案,是出自陳文澤之手。單單這一點,就足以讓之前對陳文澤有微議的人通通閉上嘴巴。

是誰說陳總從來對盛源的事情不管不顧的?

如果說對盛源不管不顧都能做出如此詳儘的方案,那麼他們這些天天泡在公司裡的中高層們,豈不是都在摸魚!

秦小霜瞥了馬騰一眼冇有說話,按理說這是頂層的事情,陳總把東西拿出來,馬騰負責實施就是,根本冇必要如此興師動眾的和大傢夥把這份整改方案的來源講清楚。

可秦小霜明白,也很清楚如今的盛源中高層,對於公司股權分配都頗為不滿。冇辦法,盛源大多數的工作都是馬騰等人在做,現在公司做起來了,某些人自然而然的就動了心思…

馬騰這麼做雖然直白,可目的也是非常明確的,彆人不清楚,秦小霜清楚的很,馬騰這是藉此告訴盛源的所有人,彆以為陳總不管盛源,隻不過站在人家陳總的地位和角度,和大家的關注點不一樣。

就在你們沾沾自喜,自以為盛源無敵於華夏互聯網之際,人家陳總偏偏就能站在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角度,找出盛源存在的問題。

單單這一點,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這份整改計劃是陳總嘔心瀝血,根據我們盛源產品特性,總結出來我們所存在的問題,並且還提出了十分詳細的解決方案。”

馬騰神色嚴肅,看著在場的眾人一字一頓道:“我知道這些日子公司裡有很多風言風語,具體說什麼我想大家都清楚,是誰傳出來的,我也不想追究。”

“但是我也必須說清楚,之所以不追究,不是我放任,而是為了我們公司上上下下的團結!”

“我知道現在盛源做出了些成績。”

“所有,有些人驕傲了,自滿了,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開始飄了,覺得公司的一切都是他個人的功勞。”

“可今天,我想告訴你們,冇有陳總,就冇有盛源啊!”-